香格里拉,何处天堂---亚丁记忆(荐)

人气阅读指数 3167 次
 
 

香格里拉是个世外桃源,有晶莹的雪山、苍翠的森林、碧绿的草地、明净的湖泊,牛羊如繁星散落,阳光下草原盛开灿烂花朵,人们翩翩起舞,长袖翻飞,笑靥如花,远处金碧辉煌的寺庙里,传来悠长的诵经声。
那声音,直达天堂。 部分文字出自花语,GZNET。

高清链接:香格里拉,何处天堂---亚丁记忆(荐) http://www.sevensem.com/shownews.asp?id=431





车,在盘山公路上飞弛。同伴们都已入睡,车里安静极了。
戴上耳机,听着喜欢的音乐,那清脆的钢琴声,伴随着我的呼吸,就象我的心跳一样。空气中飘荡着纯美的音符,然后散落…
没有别人,只有我自己在享受淡淡忧伤的旋律,只有音乐伴着我开始这一场又寂寞又美好的旅程。



我眯起眼睛,看着外面的景色,风景很美。黄了的胡杨树透着斑驳的阳光,窗外的眼光正好,有点刺眼,天很蓝,有点秋天的味道了,喜欢这种感觉。



清晨8:00,干冷的空气中我们似乎嗅到了阳光的温暖——神山听到了我的祈祷,并给了我最诚挚的欢迎。于是,我开始相信“心诚则灵”,开始对神山产生了敬意。



亚丁(念青贡嘎日松贡布)自然保护区方圆千余平方公里,主体部位分是三座完全隔开,但是相距不远,且呈“品”字形排列的雪峰组成。北峰是被奉为“观音菩萨”的仙乃日,海拔6032米为群山之首,南峰央迈勇是“文殊菩萨”,高为5958米,东峰“金刚菩萨”夏诺多吉5958米。雪峰周围还有大大小小30多座山峰林立,景色蔚为壮观。



我们到达了距离亚丁村约2公里处的垅垅坝,这里是亚丁景区的入口,也是景区管理处设置的租马售票处。由于上山的路多为马道,加之前几日下雨,路泥泞不堪,所以很多游客选择骑马上山。



亚丁的主要景点有3段:冲古寺、珍珠海——洛绒牛场——牛奶海、五色海,海拔从2800米到5000米左右。从垅垅坝骑马大约30分钟便可以到达冲古寺。冲古寺位于端庄的仙乃日脚下,正对挺拔的夏洛多吉,是摄影极佳点。



冲古寺是一座几乎废弃的寺庙,隶属贡嘎郎吉岭寺。寺院毁坏严重,一片残垣断壁,主体建筑仅剩一个诵经的两层石砌小寺院——与普通民居并无两样,和一个内设转经轮的单层石屋。



从冲古寺骑马约20分钟,步行约40分钟便可到达仙乃日脚下的珍珠海——卓玛拉措。绿宝石般掩隐在苍松翠柏和雪山之间的珍珠海,明镜般倒映着湖边的松林和仙乃日婀娜多姿的身影,倒映着湖边的嘛呢堆上飘动的哈达,倒映着藏族人民美好而纯洁的祝愿。



身边虔诚的中拥口中念念有词地向着仙乃日跪拜磕头,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但是从她满意的笑容看得出来,她相信观音菩萨一定能帮助她实现自己的愿望。



秋天里,雪山脚下、山涧旁边,展开桌布、铺开食物,欣赏神山映衬下的山谷、秋叶、牛羊和行人,倾听潺潺溪水奏响的天籁之音。



这样的享受容易让人沉浸其中,久久不能自拔。虽然吃的是压缩饼干,喝的是冰冷的白开水,但是我们的心境却是那么愉悦——儿时春游时的那种愉悦。于是忽然疑惑,城市里大多数的人们整天为这为那争夺着,失落着,迷惑着,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秋天就是我的名字
我的美在秋天尽情绽放
落英缤纷,片片将尽
你我相约在错误的时间
我今生最大的遗憾
就是在最美的时刻没能遇上你
让一切随风而散…



位于三座神山雪峰之间的洛绒牛场,溪流呈现出梦幻般的色彩。



秋天来临了,草地失去了野花和绿色。但雪山还是那样洁白,流水还是那样碧绿。
草地,溪流,雪峰构成了我国东部地区绝对看不到的风景。



我也喜欢出发,喜欢离开。
过惯了太安逸的生活会令人麻木,觉得一切理所当然。
到陌生的、风景如画的地方过不同的生活,也许这样走过的路,遇见的人才会深刻,也才会更珍惜身边的一切。



还记得很久很久以前,我就对自己说今生一定要到稻城亚丁看看。
眼前,稻城从最初的想象,那模糊的影像啊,逐渐逐渐地清晰,
变成真实出现在我眼前。



天空是蓝色的,树叶是黄色的,云儿是白色的,那快乐是什么颜色?
快乐就是遇见你的一刹那。假如有一天,我忘记了快乐,亲爱的,可以告诉我它是什么颜色吗?



照片把时间和美好都定格了。
我问时间可否停留,可时间啊,总是头也不回地看我一眼。



从冲古寺到洛绒牛场一段比较好走,沿路景色也很好。大块大块的草甸,小溪就在里面弯弯曲曲,肆意地流出各种弧度。牦牛们开始向工作地点散步,大牛身后跟着小牛,自自然然的一幅全家福。



有时候云开了,对面的雪山露出了山峰。阳光斜斜地照过来,抹上一层淡淡的金色。空气特别的好,有一股淡淡的青草味。


为了拍照,我和烦仔徒步进去洛绒牛场,为了节省体力,我们40元雇了师傅帮我们背包。可能徒步消耗体力太大,气温又低,风大,晚上出现了严重的高原反应。之后几次进入高原,都不敢太剧烈的运动,不然又会中招。



晚上,我们就在这里度过了,由于床位有限,只能打地铺了。睡前吐了一地,而同伴们在营地唱歌跳舞,玩得好欢。不过我也不后悔,能拍下沿途那么美的风景,绝对值得,骑马是享受不了那乐趣的。



第二天凌晨6点几,天还微亮,蹲在草丛拉大便,起来的时候竟然发现一个妙龄女子就蹲在我旁边拉,大家面面相觑,拉上裤子各走各道,不知道什么原因,高原反应当场好了。



去海子的路线就是对着央迈勇山峰脚下,穿过一些草滩、水流,我们进入了丛林,回头再看看夏诺多吉下面的牛场,是那样的梦幻。



道路越来越窄,偶有小溪在一侧潺潺流过。更多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处在密林包围之中,秀郁的林木触手可及。感觉上,这片林子可能历史很古老了,树下堆积了一层厚厚的腐殖土,雨后显得格外湿重,踩上去一定像柔软的泥潭吧。



景色不可谓不好,但若想欣赏的亚丁的秀美,前面的风光也很可以代表了。逍遥策马,美景如画在眼前一幅幅卷过,别提有多惬意。一俟徒步登山,不再逍遥不说,周边景观风格也一转而为单调的险峻,难怪上过牛奶海和五色海的游客只有20%。


我们沿着林间小径蜿蜒而上,间或在流水与湿滑的石块间跳跃前进。渐渐地开始重复昨天往青蛙海途中出现的呼吸困难,奈何斜坡一个接一个地没有间断,路途仿佛遥远得没有尽头。看着把我们所有行装都背在身上还一脸轻松的藏族向导,我除了钦佩,只有惭愧。唯一能做的,就是坚持到底了!



这样五步一停十步一歇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逐渐上到高地了,四周遮蔽视线的林木渐渐稀疏,曾经遥远的山壑慢慢移到眼前。蓦然回首,赫然发现不知何时起,央迈勇和夏诺多吉两座神山就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地贴身相随。真是难以形容的激动啊,努力终于没有白费!



我选择最直的坡度,两旁都是低矮的枝叶和草地,在4500米已经没有过人高的树木了。走得很快,但是气喘得更快!顿时就难以支撑了,只得停下来,歇息再走,就这样边走边停,最后只得用数数来坚持,先是连续走100次,后来50次,更沦落到30次……



终于到达五色海。海子很清,带着浅浅的绿色,像一位隐世的仙女静静地伴在雪山脚下。踏着松软的草甸走过去,我们都看见了雪山和海子如何相依,雪水流淌注入湖中,微微细雨,也在湖中泛起点点涟漪。



不得不揉了揉眼睛,以再次确信没有出现错觉,细细观赏这块美玉,不禁发出惊叹声。近岸边的水略有些黑色,下面都是远久植物的沉积,往里面就是浅绿色的一带,再深处就是碧蓝色的水面,蓝得透亮。


海子微微有些流动,阳光透过云层在上面不停掠过,于是它也如宝石般变幻着光彩,时而黯然,时而耀眼,时而又飘忽不定。沿着海边是片片草甸和碎叶丛,软软的,象块绿色的绒布,小心地呵护着那块宝石。草甸上面是坚硬石壁,还有沙石滩,显得格外冷峻。



妈的,我终于上到海拔5000米了!!!
我知道神山一定有佛性,只有不辞劳苦攀山涉岭地来到这里,才有机会近距离地端详它们的面貌。



此刻的神山,比在低处的仰视少了一点威严,多了几分亲切。巨大的雪山,背倚深灰色的天空,和我沉默相对。终年不化的积雪夹杂着裸露的灰黑色山岩,无言道尽岁月苍凉。



当然还有我最爱的旅伴们
他们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个小孩
心地善良
一路有你们
再苦的路也变的轻松…



这就是我梦中见过的你,
现在我已分不清是梦还是真。
只是,下次我可以微笑地对人说:
香格里拉,我去过,那里很美,很宁静.
想到这里,我的嘴角已不自觉地扬起了…
亚丁,我怎舍与你说别离…



在走出洛绒牛场的时候,我一次次回过头,望着渐渐远去的央迈勇和草原。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