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洲村(荐)

人气阅读指数 4208 次
 
 
一直以来都对江南的水乡怀着深深的情愫,觉得那是真正惬意悠闲的生活所在。临水而居,忙时舟楫往来,闲时垂柳拂堤,日子就如同淙淙的流水在不紧不慢中度过。理想中的小桥流水应该是在江南,烟雨中的江南水乡。对广州的小桥流水是从来不抱有任何期望的,因为感觉广州是一个沿海城市,一个现代化的大都市,水乡在这里的印记最多可能只是曾经的桑基鱼塘,与真正的小桥流水相去甚远。


小洲村经过都有好多次了,3年前也来过一次瀛洲生态公园,但真正决心到村里看看的,还是波仔推介的这几张照片,个个看到,都会有冲动到村里看看的。






位于广州南端,海珠区的新滘镇。旧时称瀛洲,始建于元末明初,是目前为止广州城区内发现的最具岭南水乡特色的古村寨,已被列为广州市首批14个历史文化保护区之一,是广州最后的小桥流水。


贯村而过的狭窄迂回河道上,是精致小巧的石桥,两边低垂着生气盎然的番石榴树,不时传来几声狗吠声,河岸边一个小小的埠头上一位阿姨正忙着自家的活儿;青石板的小路上弥漫着清新的泥土气息。


绕过大学城,过了生物岛,在水一舫旁下了船。穿过果园,小洲村就在眼前了。你的眼前突然出现了纵横交错的水道,青石板铺就的小巷沿着河水的方向蜿蜒向前,河边一棵棵枝叶繁茂的细叶榕温柔矗立,在绵绵细雨中,抖落一地金黄色的叶子。


当从茂密的果园出来时,感觉小洲村好像挺神秘的,脱俗的,完全不像在广州;而从大路出来后,见到公共汽车,集市后,唉,又变成一个典型的广州城中村。


在一座名叫小洲石拱的桥上,我们遇到一位老伯,人可好呢,边叫我们多拍拍,边给我们指路,在闲聊中知道了一些小洲村的小桥流水缘由。


小洲,原来旧时叫瀛洲,是由海水冲击形成,因此村内水道纵横,并随潮起潮落而枯盈,村里河道纵横,水流在水道与房屋之间畅漾。曾经的小洲家家户户有船,素以种果树为生,小洲人制作的龙舟更远近驰名。


这里,比起江南的周庄、湘西的凤凰,少了些一夜成名后的喧闹和浮躁,虽谈不上什么气势,但多了四平八稳,不声不响地在灯红酒绿的广州城外保持着缄默。


桥边,清凉的石板路已被岁月磨得光滑珵亮,四周却长出了丝丝的绿意,许是因为水的滋润。在小路上走着,爬满绿叶的屋檐上不时会落下几片枯叶。


小洲的建筑,除了典型的水乡风味外还带着浓厚的革命色彩。小桥上农业学大寨的石刻,小洲人民礼堂上那颗虽已褪色但依旧夺目的红五星,那个小洲第十经济合作社的牌子,那幅颜色依旧分明的毛主席画像,让人轻而易举的回想起那个热火朝天的年代。


瀛苑的洲心公园,依河岸小埠而建,园里有一棵古老的大榕树,写满了岁月痕迹的弯弯曲曲的树根,依旧无法让人猜出它的年龄。


孩子爬上了榕树的须根上晃悠,令人想起快乐无比的童年。


据悉,村里大大小小有50多座石板桥。在河道的第一个弯,我们碰上了横跨在河的两岸一座颇特别的小石桥。翰墨桥。它不像其它石桥那样简简单单的一个半圆拱,是全村惟一一座有矮矮石护栏的桥,已有200多年的历史。


在公园的中心,我们走进了那座荒废的祠堂。偌大的两进祠堂里空空的,只有柱子和墙上的青春留言引人想象。祠堂里的砖雕、石雕虽不比陈家祠的精雕细琢,但同样让人感到这里曾经的兴盛。


狭窄的麻石巷,流着黑水的河道,穿戴时髦的村民,被弃置的小船,隐约的狗叫声,打破宁静的摩托车,崭新的现代楼房,堆放整齐的木柴,流淌着时尚的发廊,商品丰富的士多,残破古旧的门环门窗。


刚刚靠近小洲村,便见到一条条有点干涸了的沟壕,隐在绿油油荫凉凉的荔枝园里,一些个小小的船儿,带着落寞的梦,安静的躺在沟底,幻想着何时水来,再把它浮起。陪同的人说,以前,小洲村的村民就是划着这些小船来打理果树的,把成熟的果子用这些小划子运载出去。


一小巷转角处的老房子,木门洞开,幽暗的房间里,古旧的木桌旁边一样古旧的木椅上,坐着一个高瘦的男人。屋前的石板凳是拍公仔纸,波珠,打牌的好地方,历史的回忆就和这个安静的小村被青苔包裹着的光滑的青石板路一样的悠长。


规划和设计极其严谨的一个古村落,村里住着两姓人,整个村落就用太极图设计,一边一姓,村落中间和四周的河道就是一对完整的太极图,明清时期建村至今未曾改动过。


据村民介绍,小洲村的规划设计十分严谨,村中主水道组成了一个太极图,由于村里河网密集,街巷纵横交错,外边来的人,很容易迷路,因此,抗战当年,日本侵略者甚至不敢踏进村里半步。


古码头座落在小洲村的东南面,对岸就是广州市“南肺”的一部分——生物岛。我们就是绕生物岛大半圈上岸的。从古码头进村的这条登瀛路现在看起来就是一条石板路小巷,发现垃圾打捞船跟大飞是一个样的。


走在村里的深深小巷,随处可见古色古香的建筑。绝大部分古屋已经成为经济社的集体财产,并不住人。在这些古屋的飘檐下,屋角上,无一例外地留下了砖雕、灰雕等装饰。


这些古屋因为顶上有两个像锅耳的突起物,因而被称作锅耳屋。随着历史的延伸,现在很多砖雕和灰雕已经风化了,不少房屋外墙上的粉灰也已剥落,更显出一种沧桑感。


龙眼树已有多年树龄,至今仍然硕果累累,树上的果透心的甜。但去到果园,千万别随便搞人家的水果。


蚝壳屋:已有上百年的历史,曾经多达百余间,如今大部分已被拆毁,仅剩几间,主要因为屋主举家外迁等原因才得以保留。所谓蚝壳屋就是祖辈的村民们因地取材,从海岸沙堤中掘出大量蚝壳堆积砌墙而成。


每堵墙都挑选大蚝壳两两并排,堆积成列组建成,后再用泥沙封住,使墙的厚度达80公分。用这种方式构建的大屋,冬暖夏凉,而且不积雨水,不怕虫蛀,很适合岭南的气候。


瀛洲生态公园,是全市最大的生态公园,面积达142万平方米。园内河涌纵横交错,蟛蜞洞穴星罗棋布,曲径幽林,种植多种岭南佳果,其中以石硖龙眼、红果杨桃、鸡心黄皮等最负盛名。是都市中难得的田园休闲度假胜地,有广州南肺之称。是刚刚选出的海珠十景之一,瀛洲叠翠。


看到有人在刺绣,过去看看。俺家以前也是搞这行的,想想10多岁就出来干活了,手上粗糙的掌纹印证了历史。


在这陌生空旷的村庄里行走,感觉有点怪,感觉有点无聊,但树下乘凉的时候又好舒服。原来这叫休闲,看来我还是习惯不了悠闲的日子,该忙还得继续忙下去。


呵呵,轮到感谢此行啤酒赞助商了,又植入广告,免费赠送的宣传,应该送两吨给俺喝。


全文完


后记,几年来,去小洲更多次了。
活动链接如下:
年度巨献---发现广州2008下(荐) http://www.sevensem.com/shownews.asp?id=329


年度巨献---发现广州2008上(荐) http://www.sevensem.com/shownews.asp?id=328


IFF Outing & Annual Dinner 2008---小洲村历奇篇  http://www.sevensem.com/shownews.asp?id=364


小洲村历奇活动题目和参考答案(荐) http://www.sevensem.com/shownews.asp?id=366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